关注微信公众号
创头条企服版APP
创头条快享版APP

您是个人用户,您可以认领企业号

盲盒是个怎样的世界?有人靠转卖一年赚10万元,“盲盒经济”下谁是受益者?

4860
天下网商 2019-09-22 12:57 抢发第一评
摘要:你认识C位女孩Molly吗?

天下网商记者 丁洁

数据显示,盲盒潮流玩具已经创造出了一个千亿量级的庞大市场。

盲盒,顾名思义就是看不见内容的盒子,同一批次的盒子外观相同,内涵各异,需要盲抽,收获惊喜或叹息。

通常每一箱中有12个系列盒子,每一盒有12款娃娃,并且只有一个隐藏款,因此抽中隐藏款的概率为1/144。

因为隐藏款的稀有特性,便刺激了盲盒经济的产生。在闲鱼上,泡泡玛特的潘神圣诞隐藏款,原价59元,现在在闲鱼已经卖到2350元的高价,狂涨39倍,一位上海闲鱼用户转卖盲盒一年就赚10万元之多。

这股盲盒风还会刮多久?谁都没有定论,不过唯一确定的是,与此相关的产业链定会更细分、更多元化。

集盲盒上瘾的人

在盲盒面前,金牛座“惜金如命”的基本属性也失效了。

今年25岁的王小晨是在三年前的生日party上第一次遇见了“光屁股娃娃”—来自日本的人气盲盒Sonny Angel。她的好朋友拆了Sonny Angel一款最经典的动物系列的盲盒,并把其中一只小熊头玩具做成挂件送给了王小晨。

王小晨一下子少女心爆棚,生日当天,她跟朋友拿着这些小人在星巴克的店里不停地摆拍、修图,耗费了近2个小时,最后摆了九宫格在夜晚9点人气最旺的时间段发射到朋友圈。

一大波点赞、评论如潮水般涌来,王小晨收获了她自开微信以来的流量峰值。

像着了魔一般,王小晨开始了她的Sonny Angel搜集之路。

从杭州泡泡玛特的门店、杂物社,再到东京秋叶原的手办商店,只要有Sonny Angel的踪影,她都会跑进去多看两眼。

王小晨收集的水果系列娃娃

回忆第一次抽盲盒,她形容自己青涩又懵懂,学着朋友拿起一个盒子,左摇右摇,却感受不到任何差异,最后随便拿了一个赶紧结账,拉着朋友在店门口的拐角开盒。

拆盒的过程极其刺激,心中会对隐藏款充满幻想,而开盒却发现是自己最不想要的那个,而闺蜜也抽中同款,她当时真的很想哭。

虽然很失落,但抽盲盒的快感也得益于此。就像《阿甘正传》里所说,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吃到的是什么味道。

想也没想,王小晨冲进门店,又开了一个、两个、三个、四个,开到第五个的时候,金牛座的隐藏性格命令她收手。

过了入门级的阶段,盲盒玩家就变得比较有策略性。

像Sonny Angel,在日本当地或许可以买到更全的款式,去年跟朋友去京东玩,王小晨独自跑去秋叶原“寻娃”,“我都懒得抽了,那次就直接端盒”。

所谓端盒,就是整盒12个一齐购入。短短三年间,她“端”走了海洋系列、花系列、蔬菜系列、复活节系列、马戏团系列等全套玩偶。

王小晨收集的复活节及圣诞节系列娃娃

实践多了,她建立起了一套理论模型。“很多人在门店,会拆前摇一摇,确实是有意义的。”

以泡泡玛特家的盲盒毕奇马戏团为例。

隐藏款伤心小丑,质量偏重,四周前后左右捏盒子都是空的,但是它上下一点都不会晃动,会很满。

又如波克款,上下晃动明显,但是四周什么都捏不到,盒子内不满,但可以听到咔嚓咔嚓配重片摇晃的声音,重量较轻。

有时候王小晨会把玩偶当成自己,带去旅行拍照,孤独的时候,这些玩偶有陪伴功效,能治愈那些成年病。

王小晨收集的马戏团系列娃娃

看着满满一柜子的玩具,王小晨不敢估算价格,“上万块有了吧,但在圈子里我算是投入很少的了。”

泡泡玛特:盲盒风背后的赢家

如果说Sonny Angel是盲盒鼻祖,那么泡泡玛特就是新晋的“101偶像团”。

作为国内盲盒产业最大“推手”之一的泡泡玛特,在其登陆新三板之后,迅速扭亏为盈:一年卖出500万个Molly公仔,半年营收1.6亿,净利超2100万元。

潮流玩具属于IP衍生品,是二三十年前从香港发展起来的,并从香港传到日本、韩国、美国、欧洲。

Molly是泡泡玛特的“当家花旦”,她的作者是香港潮流玩具设计师王信明。

2016年泡泡玛特和王信明合作,把Molly正式带到大陆地区。三年时间,Molly家喻户晓,去年泡泡玛特卖掉500万个,59元一个,足足卖出3亿销售额。

从2016年12月入驻天猫到2018年,泡泡玛特销量增长了90倍。

潮玩粉丝用户大概在18-35岁,基本是一二线城市年轻白领为主,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买单。

泡泡玛特联合创始人司德认为,潮流玩具没有内容,没有价值观,但可以把你的感情放到玩具里。出去旅游时,吃美食时,会带上自己的玩具一起去。

潮玩常出一些很讨厌的限量玩法,增加收集难度,但收集各种东西反而能带给大家极大心理满足感和愉悦感。

全新上线的毕奇马戏团系列

除了IP之外,泡泡玛特用了三年时间构建供应链,他们与迪斯尼、环球影业、皮卡丘、Hello Kitty等保持着供应链端的合作。

零售起家的泡泡玛特,在全国一二线城市有将近100家直营门店。同时他们也在投身新零售,尝试无人商店和自动售卖机。在国际市场,泡泡玛特也已进驻泰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日本、韩国、美国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

通过三年时间,泡泡玛特打造了完整的商业闭环,包含潮流玩具IP、供应链、零售渠道、社区化、二手交易、专业展会等,围绕潮流玩具这个故事画了一个圈。

闲鱼上的盲盒买卖

盲盒爱好者在收藏之余,交流和交换也成为了他们的另一大诉求,闲鱼也变成了这群爱好者们的聚集地。

据闲鱼官方数据显示,过去一年闲鱼上有30万盲盒玩家进行交易,每月发布闲置盲盒数量较一年前增长320%,最受追捧的盲盒价格狂涨39倍。

与此同时,最受爱好者们追捧的依旧是泡泡玛特家的嘟嘴少女Molly。

紧随其后的则是独角兽、L.O.L、Sonny Angel、毕奇(pucky) 、littleamber、吾皇万睡、actoys猫铃铛、lego迷你人仔、sml盲盒。过去一年,闲鱼上的Molly 娃娃交易超过23万单,均价为270元。

270元什么概念?就是27杯一点点波霸奶茶换一个Molly。

闲鱼上涨价最迅猛的热门盲盒中,第一名要数泡泡玛特的潘神圣诞隐藏款,原价59元,现在在闲鱼已经卖到2350元的高价,狂涨39倍。另一款泡泡玛特的Molly胡桃夹子王子隐藏款涨幅也很高,原价59元,现在闲鱼均价1350元,涨幅22倍。

王小晨曾在闲鱼上以高于原价一倍的价格入手了Sonny Angel艺术家系列的单只兔子款,她甚至没有讲价。

据她介绍,Sonny Angel在每个季节的重要节日会发售限量版,例如圣诞节系列,情人节系列等。限量的字眼,会更刺激粉丝的购买欲,2017年的网上限定天气系列,只有靠秒杀才能抢到。

秒杀到心仪款式或者抽中限量款的玩家,都格外热衷于超碰caoporn自己的喜悦,有不少玩家就单纯在闲鱼展示他的非卖品,与其他爱好者一起超碰caoporn盲抽的惊喜和乐趣。

不过更多的玩家还是将闲鱼作为以物换物或买卖的渠道,据悉,一位上海闲鱼用户转卖盲盒一年就赚10万元之多。

一夜“生长”出众多抽盲盒直播间

2016年泡泡玛特开始进入市场,他们用Molly教育了全中国年轻人什么是潮流玩具,什么是盲盒。

黄桂华嗅到了这一市场变化。她在自己的淘宝店铺中上线了阿狸、Molly、吾皇、罗小黑等网友广泛关注的盲盒款,并采用了直播拆盲盒的玩法,构建了一个9000多人的在线盲盒圈。

每晚8点,是黄桂华的开播时间,直播间的背景是她的玩偶墙,每次进货她都会自己拆一个试试手感,不知不觉小桌子上满满当当地堆了上百个。

半年不到,黄桂华的直播间就拆了上千个盲盒,她是粉丝口中的惊喜官,也让更多的“大儿童”找到了心灵慰藉。

黄桂华的直播间背景

不过,最吸引看客留下来的,是黄桂华开挂的幸运小手。

通常来说,每144个盲盒间,就出抽出一枚造型特殊的隐藏款,粉丝抽中隐藏款的概率为1/144,甚至更小。部分绝版隐藏款可按照高于普通款十倍的价格二次出售。

黄桂华自信的表示自己的直播间是开隐藏款最多的,最高记录一场6小时直播她抽到了9个泡泡玛特独角兽系列隐藏款,公认的神之手。

市场对盲盒的热度只增不减,而她的直播间生意反而不如从前,主要就是因为与人通过“炒盲盒”搅乱市场。

据悉,目前有主播在直播间专卖隐藏款,贱卖基本款,而他们的货源则来自于一些粉丝或者合作的工厂。不少主播会将隐藏款放在最后开,引起粉丝争夺战,当然这些直播间也会更有热度。

黄桂华依旧以正价直播开盒,像她这样的佛系主播感受到了明显的粉丝流失。

“现在出现了大批开盲盒的直播间,大家都突然一夜间出现似的。”为了吸引人气,部分直播间开出买三送一,买四送一的玩法,乱价现象因此出现。

盲盒后时代,做娃衣的女孩

盲盒圈的粉丝有00后,也有大龄单身女青年,大多数人“养娃”都是为了排遣生活中的那些孤独感。

对娃妈而言,养玩偶等同于养宝宝,也要时时操心他们的冷暖。“冬天要穿长袖,夏天要换短袖或者裙子,一年下来衣服要搭配很多套。”有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,在这里同样适用。

给自己心爱的娃娃打扮是娃妈的一大乐趣,在小红书上,你能看到不少热衷于给玩偶做娃衣的用户,“女儿Molly就应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。”有人在笔记中写道。

因为盲盒玩偶体积较小,做娃衣的工具也跟做大人的成衣不同。

做娃衣的工具较为迷你,包括笔式迷你熨斗、珠针、娃用字母贴、水消笔、拆线刀,以及各式各样的贴画等辅料。这批心灵手巧的姑娘还会从宜家买来多苏尔21*9*30厘米的耳环架,当做开放式衣柜挂娃衣,并用回形针拗出小衣架的造型挂娃衣。

小红书上的“娃妈”

日本手工达人荒木佐和子曾出版过一本《纸样教科书》,里面清晰地教学了制作娃娃裙子、裤子的步骤,这本书也是不少做娃衣女孩的启蒙教科书。

阿圆和晓娴就是一对制作手工娃衣的商家,更多时候她们会站在用户的角度思考问题,体会“妈妈”们的心情。

例如,在冬季考虑到娃娃会冷,她们会尝试做过法兰绒睡袋,夏季则会制作裙子等轻薄的当季衣物。

在很多人看来,盲盒玩具是毫无意义的消费品,为什么泡泡玛特的门店内总会围绕着那么多的成年人,大家都不甚理解。

但在爱好者心中,它是治愈成年病的良药,给带给人内心慰藉。

爱抽盲盒的用户分成几类:第一,有收藏癖好的人;第二,爱追求忙抽刺激的人;第三,风口下的逐利者,多种心态,各成一派。

这股盲盒风还会刮多久?谁都没有定论,不过唯一确定的是,与此相关的产业链定会更细分及多元化。

声明: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。
喜欢这篇
评论一下
评论
登录后发表评论
×

Tel:18514777506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创头条企服版APP

创头条快享版APP